产糖专业户

【狄尉】颠魂散 二

说好了芬芬性格穿过来,然而我写完了,依旧是傲娇的鱼翅大大


请大家忘记我的设定吧


抱头逃走

————————————


尉迟真金并不太清楚怎么去大理寺会比较近,他像是没逛过洛阳一般,随着马儿走到哪是哪。春天的洛阳天气极佳,道路两旁种着长青的树木,显得生机勃勃。新发的树芽把阳光切得很细,心里再没公事的尉迟真金多了一份闲心赏起了景,也不知马儿将他带到了何处,街道上都是人,姑娘们从高处将一团团的鲜花往下抛,尉迟没见过这么平凡的热闹,不免也驻足看了起来。靠近他的阁楼上,姑娘们瞥见这粉雕玉琢的陌生公子,也不羞涩,纷纷把手里的花团丢到他身上。尉迟感觉有东西落下,抬头一看,姑娘们却嬉笑着躲了回去,他从肩上拿下一朵,竟是雪夫人。尉迟面薄,脸上和耳尖立时红了起来,也不敢再待,调转马头,把姑娘们的笑声赶紧甩开了去。

 

 

 

金吾卫上将军一夜醒来性情大变记忆有损,早在散朝时就已经传到了大理寺,寺中上下都是尉迟旧部,对他极为熟悉,听到消息后,众人不免担忧起来。

“也不知尉迟大人怎么样了,听说,天后到派人到上将军府上寻人,大人就跟个孩子似的哭闹不肯走。”

“还有这等怪事?还哭闹?!”

“是啊,我也听说了,就跟七八岁的孩童一般,说话没轻没重,诶走路都这样这样的。”这人说着还模仿了起来,寺丞们大吃一惊,对这七传八传的谣言深信不疑。

“我还听宫里人传出来,尉迟大人不仅言行突变,连整个人的外貌身量都不同了。”那人正要细说,拿着雪夫人的尉迟真金已经晃到了大理寺来。

“什么人!到了大理寺还不下马!”门口的寺卫尽职尽责,丝毫没认出来眼前这位骑着白马的正是他家前大理寺卿。

尉迟真金被人拦在门口,并未气恼,想必自己与之前变化颇大,下面人才没有认出自己,便即刻下了马,开口道:“在下尉迟真金,有要事求见狄大人,还望通报一声。”

寺卫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公子,前大理寺卿他可是熟得很,哪里是这般模样,想必是贼人冒充,语气也严厉起来:“近来方术士作乱余孽未消,你可有什么物件证明身份?”

尉迟本就抱着游玩的心思来大理寺,身上一件徽章令牌都没,除了叮叮当当的玉坠子,只剩下手里那朵雪夫人,他一阵摸索,显得有些尴尬。寺卫看他这样,更确定他来者不善,正要去唤人来捉拿,现任大理寺卿已快步而来。

“大人,下官等候已久了。”狄仁杰抬手按下寺卫满腹疑虑,命他把尉迟的马牵走,这才细细查看起尉迟真金来,只见他面色如玉,双颊微红略有些窘迫,穿着一身淡色的常服,手里还拿着一朵盛放的雪夫人,整个人难得地明亮起来。虽然和往日判若两人,不过确实是金吾卫上将军尉迟真金。

狄仁杰一手把尉迟揽了过来,低声在他耳边道:“外面人多嘴杂,进去再说。”尉迟真金觉得脸旁拂过一阵暖风,脸上羞赧,赶忙低头顺着狄仁杰的动作往寺里去,寺丞们听闻消息,都跑来看热闹。狄仁杰搂着人走得极快,寺众们只能看个大概,待两人一拐进后堂,马上交头接耳起来。

“这······这是尉迟大人?”

“假的吧!瞅那个身板,足足比大人小了两个身型,要他是尉迟大人,那得在衣服里再塞一个尉迟大人,哪像是咱大唐第一高手。”

“别说大唐第一高手了,你们看见没,那人皮肤白皙,跟玉似的,尉迟大人黑面红发一双蓝眼,端的是异域血统,谁人不知,这能是一个人吗?!”

众人听了这句,一时间全都愣住,面面相觑,好像知道了不得了的事情。

 

 

尉迟真金跟着狄仁杰进了寺卿的卧房,里面摆设整洁,他感觉还有点熟悉。狄卿引尉迟在案边坐下,看他面若白玉,耳边飘着一点粉色,眼睛也不看他,手里乖乖地拿着一朵雪夫人,不像是霸气的上将军,倒像是没出阁的姑娘,心里一阵怜惜,再看他身型瘦削,当下就有了计较。

“大人,下官听说你记忆有损性情大变,不知能否帮得上忙?”

尉迟真金闻言抬头看了看他,想了一会儿,问道:“你一直都是这么唤我的?”

这是怎么说的?精明如狄仁杰一时竟然不知如何作答。尉迟看他面目呆滞,心里委屈:“我原以为你我二人情比金坚,私下里不用这么生分,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

狄仁杰哑然失笑,情比金坚是这么用的?尉迟大人就连无端泛酸也这么理直气壮,实在可爱。听朝中传言他现下性子宛如少年,想来没什么条条框框,内心想什么就说什么,也挺不错的。

“是我疏忽了,你我二人情分确实非比寻常,只是现在突生变故,真相也未查明,事事须得谨慎。”

尉迟真金像是接受了这个理由,点了点头,复又觉得自己有些无理取闹,小家子气了点,便不好意思地低头继续看手里的花。

以往尉迟真金脾气火爆,又有着位极人臣的担子,训人的话总是说不完,哪有过现在这样沉默不语的时候。狄仁杰摸了摸鼻子,试探着问:“那不知尉迟兄想如何称呼?”

听他称自己尉迟兄,小公子面上不满,严肃地提醒他:“叔珩。”

“?”

尉迟真金不再开口,脸也转到一旁,狄仁杰立刻就明白,这是尉迟的表字。尉迟真金是尉迟家的三公子,他之前曾说家母喜爱玉石,总要给他也备上许多,今天看他身上挂了一串,金与玉,可谓是相得益彰,所以取字叔珩。

狄仁杰轻轻一笑,生闷气的尉迟真金还不肯回头,只能狄大人先服软,柔声道:“好好好,以后没人的时候就唤你叔珩,你便叫我怀英,行不行?”

尉迟真金回头看他:“有人的时候也这么叫。”

狄仁杰看他一脸认真,不忍心回绝,连声答应,又问:“你这病得蹊跷,不如先让沙陀给你看看?”尉迟大人顺了毛,点点头,把手里的花塞到狄仁杰手中:“路上捡的,送你。”

——————————

鱼翅的表字想了很久,鉴于我没有文化,挑来挑去用了这个听起来跟何书桓似的名字,因为很喜欢家里排行第三的兄弟,还很喜欢金镶玉,所以就这么粗暴地搓在了一起,对不起文化人鱼翅大大,嗷嗷!


欢迎大家来聊天呀盆友们!

评论(10)
热度(66)

© 卷毛小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