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糖专业户

【狄尉】颠魂散 一 (芬芬性格穿鱼翅大大)

因为看了芬芬两个综艺,觉得他说话的腔调实在是太让人舒服了,就想着如果鱼翅大大换成这个性子会发生什么事情


想的和写出来的是两码事,芬芬的性格和为人处世并没有摸准,真要命


极度OOC,角色属于老爷


不足之处还请大家指出


-----------------------------------------

天后今日起身之后就没有见过应当轮值的尉迟真金,满朝文武更是无人知晓上将军踪迹,心下疑惑的天后即刻命人去上将军府寻人,不消片刻,宫人们便引来了一个身穿紫色常服的瘦削男子。

天后端坐大殿之上打量起跪在地上的身影,实在是不能和身手矫健的金吾卫上将军联系在一起,她召来上官,低声问道:“殿下跪着的是何人,不是让你们去寻尉迟吗,怎的弄个少年来。”上官静儿心中也是有疑,把出去寻人的宫人叫到前来问。

“这人是哪儿寻来的?天后让你们去找上将军大人,岂是随便找个人过来搪塞的!”

宫人立时跪倒一片,告饶道:“奴才们哪里敢,接了天后之令,我等不敢怠慢,快马加鞭去了上将军府。只见府内上下乱作一团,我等亮明身份,管家也未有疑,带我等入了尉迟大人寝室,就见······就见·······”

那宫人哆哆嗦嗦竟是不敢再说,天后斥道:“就见如何,还敢有所隐瞒?”

“奴才不敢,就见尉迟大人宛如小儿,缩在床榻上不肯下来。管家说以往尉迟大人都会自行梳洗好再练半个时辰的功,沐浴后命人将膳食送进去用,只是今早鸡鸣三次了也不见屋内有动静,管家便擅自进了屋子,却见尉迟大人一脸陌生,恍如不知身处何处,甚至连自己是谁也不知晓了。”

宫人声音越来越小,天后倒是听了七七八八,走下殿细看乖顺地跪在殿下那个少年,全然不似尉迟家那只小老虎。真如宫人所报,好似个小儿,头低着,平日里高高梳起的红发左右支棱,想来是不愿让人摆弄,甚至连腰带都是歪的。整个人跪坐在脚上,漂亮的手指还来回搅弄着衣摆,露出来的脖颈格外白皙。

天后沉沉开口:“尉迟卿?”

脚边之人微微一颤,犹犹豫豫地把脸抬了起来,确是尉迟真金不假,只是这面庞如玉,耳边还带着绯红的小公子,怎么是平日威风堂堂的金吾卫上将军呢。

天后又问:“你可知自己是谁,我又是谁?”

少年点点头,开口是春风般的柔声细语:“知道,我是金吾卫上将军尉迟真金,能遣人来我府上寻人,连管家也无半句推脱的,您必定是我大唐天后了。”

一段话说得不卑不亢,但是哪里都是破绽,随便寻一处都能让天后以犯上之罪直接拖出去。殿内霎时没了声响,过了片刻,只听天后朗声笑了起来,眉目间净是温和:“真是怪了,你七岁那年被尉迟将军带着来我面前,也是这般没大没小的样子,起来说事。”

尉迟真金也浅浅笑了起来,叩谢天后便站起身。一众宫人不免讶异,平日里上将军大人威风凛凛走路带风,一身官服穿得笔挺,虽不比将军们威武,也算是不一般了,尤其是黑面火发,浅色的眸子瞥过来,就连金吾卫们也不敢再有一声。可是眼前这人骨架小了整整一圈,虽身姿挺拔,但走路跳脱,全然似个公子哥儿,更不要说黑脸变成了玉面,也就周身透出的气势能辨出是名武将。

原来,尉迟真金前日轮值后,并未去其他地方,老老实实回了自己府上休息,但第二天一早醒来,脑子里空空荡荡,努力回想前夜似乎并未做不妥之事,只是遇到他人,所言所行都不似以往,才让府里人慌乱。

“这事蹊跷,查明真相之前,金吾卫的轮值不用你来了。”

“那我能去找狄仁杰么?”尉迟真金突然插嘴道,众人皆知天后最不待见那两撇胡子的神探,性情大变的尉迟卿却全然不觉一样,歪着头询问天后。天后脸色变了几变,想要发作,最终还是忍了下来,甩了一句:“随你去吧,性子变了都拦不住要去找那狐狸。”说罢,转身离殿了。

 

 

尉迟真金出了宫,管家早已备好马车等在外面,他箭步跳上去,吩咐道:“先回家,把这身行头换了,今日我去大理寺,你们不用跟了。”

回了府的尉迟真金自己梳洗了一番,却发现衣柜里净是黑黑紫紫的衣服,没一件有活人样,尉迟嘟囔:“我好歹也是世家公子,就算兢兢业业,也不至于一件像样的常服都没,真是怪哉。”便唤来管家来叔。

“来叔,我这皆是黑衣,穿着出去还以为是夜行的贼人,你记不记得我有什么淡色的衣服,走出去也算有个样子。”

来叔看着尉迟长大,从小便是个好强的主儿,自打进了大理寺,干脆就从了寺里的穿衣之风,没再穿过黑紫之外的衣服,现下听了不禁心中一喜,忙道:“有有有,少爷你虽公务繁忙,日日得穿着官服,但是老奴想着总有休沐之时,便每年按着你身量做几件,看来总算有了用场。”

“有劳来叔了,虽不记得之前性子如何,不过看府里和宫中人的样子,想来不是很好相与,若是有了冒犯,你别放心上。”

来叔顿了一瞬,回头看向他家少爷。没了那黑粉糊面,白白净净的书生面庞温润不少,说话也是轻轻柔柔,和他记忆中年幼的尉迟真金无差,难免觉得回到当初的岁月,也就愈发祥和,点头称好。

来叔心细,不仅做了衣裳,还是按着时下流行做的。尉迟真金位高权重,平日衣服颜色有讲究,来叔就挑了些素色跳色各做几件。反正已经告假,不用忌讳那么多,尉迟翻了翻,便选了一件藕色的常服,配以肤色的腰带,挂上些玉石坠子,脚踏奶白羊皮靴子,走起路来叮叮当当好不有趣,收了一身官威,俨然是洛阳城里风流倜傥的公子。

“来叔,今晚我不一定回来,你们不用管我,夜深了就关门落锁,小心贼人便是。”尉迟真金上马前嘱咐道,接着轻轻踢了踢马肚子,悠悠然奔大理寺去了。


评论(13)
热度(116)

© 卷毛小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