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糖专业户

【池陆】乳糖不耐症 (甜饼一发完)

写论文写到枯萎


求评论呀求评论


——————————————

陆离有乳糖不耐症,这是池震的新发现。

 

自从在地铁上被人捅了几刀,池震就特别注意养生的问题,回来以后更是隔三差五地督促陆离保养身体。

 

“就算不为我们的幸福着想,也得为那个什么福着想啊是吧。”

 

陆离嫌弃地看了端着保温杯的池震一眼,理都不想理他:“说什么乱七八糟的,起开,压着我卷宗了。”

 

池震不情愿地挪动了一下屁股,装作不经意地把那个保温杯留在了陆离的办公桌上,顺便拿走了原本摆在那儿的特浓咖啡,然后一摇一晃跟遛鸟大爷似的出去了。

 

听到门锁咔哒一响,陆离从卷宗里抬起头,嘴角轻轻撇了撇。他拿起池震的保温杯,嚯,枸杞茯苓乱七八糟一锅炖,也不知道吃了会不会中毒。陆离捏起鼻子,小小地喝了一口。

 

 

 

 

 

快下班了,池震闲得无聊,瘫在桌上掏出手机开始骚扰他家小局长。

 

——晚上上哪家吃饭去呀

 

——你还有几个家?

 

池震心里被挠了一下,贼兮兮地笑着坐直身体认真发消息。

 

——局长教育的是,局长在哪儿哪儿就是我家,成不?

 

陆离隔了好一会儿没回,池震都能想象他耳尖红红的样子,肯定又假正经地看卷宗去了。等到时针走到五,池保姆准时收拾东西,开了陆离办公室的门,二话不说捞着人的腰就把人带走了。鸡蛋仔叼着最后一口鸡蛋仔,默默地在他俩背后竖起大拇指,论强行下班,还是震哥拿手啊!

 

陆离坐在副驾上看手机,池震乐颠颠地开着车,不时还腾出手摸摸陆离的头发捏捏人家的脸,疼得不行,陆离有时候觉得池震把自己当他儿子养了。

 

“好好开车,别老招猫逗狗似的。”陆离啪地把池震捏他的手拍掉,池震也不恼,回他:“你怎么能是猫啊狗啊呢,这比喻不对啊陆局。”

 

“我还不是局长呢,别瞎叫,影响不好。”

 

池震把方向盘打了个左转,笑陆离:“怎么,担心人家说你想篡位啊。”

 

陆离一爪子糊在池震肩膀上,不疼不痒的,打开储物格翻零食吃。

 

“诶上次我买的那个小虾条给你放哪儿去了?”

 

“啊?不在里面吗?”

 

“没找到啊,”陆离抬起头,晃晃手里的一盒牛奶,“就只有这个了。”

 

池震瞥了一眼疑惑道:“不能啊,我给你塞了好多吃的呢,就剩这个了?”

 

陆离没搭腔,眼睛眯着盯着池震看,池震给他盯得浑身发毛,才反应过来:“诶诶,不是我吃的啊,我真没吃,医生叫我锻炼身体呢我哪儿能吃那个,都是给你留的。你这下班那么晚吃饭又不固定,万一来个低血糖多危险,我特地给你存的真的。”

 

噗嗤,陆离忍不住笑了出来,池震被吓的时候讲话速度特别快,小儿化音在嘴巴里轮着转特别有意思,陆离很喜欢。他趁着红灯的时候,轻轻捏了一下池震的鼻尖,然后在对方震惊的注视下慢悠悠地拆开牛奶盒。

 

池震一会儿被吓懵一会儿被甜翻,心脏砰砰跳个不停,真是被陆离这个小混蛋折腾死了。池保姆光顾着回味小混蛋的甜蜜味道,忘记提醒陆离空腹不能喝牛奶了,尤其是冬天的凉牛奶。

 

 

 

 

 

晚饭在陆离妈妈家吃的,陆妈妈好像特别喜欢研究做菜,这次做了一桌子川菜,只不过顾忌儿子和池震身体都不太好,就把辣度降低了好几个档次,吃起来香香辣辣正合适。要不是池震老想着医生的叮嘱,绝对能给自己再添两碗饭。

 

反观陆离的饭量就不是很大了,池震吃第二碗饭的时候,陆离第一碗的三分之一还没搞定。池震看在眼里,给他夹了点菜:“少吃饭多吃菜,对身体好,营养均衡。”

 

陆离用筷子戳了戳颜色鲜艳的蔬菜,觉得胃里一阵翻腾,不太想吃,可是池震和妈妈都关心地看着他,也只能塞进肚子里。

 

池震瞬间老妈子心态上线,忍不住揉了揉陆离柔软的头发,对着陆妈妈夸赞道:“您看阿离还是挺乖的,就是吃饭睡觉不好,不过劝他都能听进去。”

 

“是啊,阿离就是脾气倔,懂事还是懂事的,小池你以后要多帮阿姨看着他啊,好好吃饭睡觉。”

 

“那必须的啊,疼他还来不及呢。”池震好像立刻和陆妈妈成了统一战线,愉快地交谈着育儿心得,并且完成了陆离的监护交接工作。陆离无奈地叹口气,揉了揉感觉不太好的胃,红着脸吃完了这顿饭。

 

晚上两人一块儿回池震的房子,挑高的小二楼住起来比较舒服,房间也多,一诺要是回来的话也有她的房间。一路上陆离都不太舒服,总觉得肚子里翻腾,到了家就瘫沙发里皱着眉头不肯动弹,吓了池震一大跳。

 

“怎么了这是,哪儿不舒服?”池震摸了摸陆离的额头,凉凉的也没发烧。陆离正准备说话,胃里突然一阵泛酸,灼烧着食道,最终他打了个嗝,酸得眼里都有泪花。

 

“不消化,反酸。”

 

陆离说着就要抹眼泪,被池震拦下来,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手帕帮他抹掉眼角的水珠子,一边教育他:“别用手擦,还没洗手呢,到时候不干净的东西都进眼睛里了。”

 

陆离忍不住笑出来:“你把我当一诺了啊,跟照顾小孩儿似的。”

 

池震挑挑眉毛,理直气壮地说:“你是不是小孩儿我不知道,但你肯定是我大宝贝儿啊,那我不得好好照顾,诶诶别打别打待会儿给打傻了!”池震笑着躲陆离的猫咪拳头,伸手顺着陆离的胃部帮他顺气。

 

“晚上阿姨烧的菜也没什么问题啊,该不会是那瓶牛奶喝坏了吧。”池震回忆道,猛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我就说嘛,又是凉的又是空腹喝,怪不得呢。”

 

说着,池震赶忙给陆离烧水看着他灌下去一杯,又吃了一片消化药,才带着人去洗澡睡觉,睡前还不忘给陆离揉肚子。

 

“下次记住了啊,牛奶一定不能空腹喝,更不能喝凉的,大冬天的真能造啊,”池震把不舒服的陆离往自己这儿揽了揽,手上动作没停,嘴里也没停:“也怪我,你说那一盒子的吃的都飞哪儿去了,我可真是一点都没动。你喝的时候我就该劝着你点,诶你说我当时在干嘛啊竟然没看见你胆大包天喝凉牛奶。”

 

陆离被他烦得睡不着,又不得不承认池震讲话的时候胸腔那点震动感觉特别安心。他翻个身把脸埋池震肩窝里,一脚翘在池震的腰上,顺便啃了人家一口。

 

“吵死了,睡觉。”

 

 

 

 

 

这件事以后,池震的工作又多了一项,管着陆离不能喝凉牛奶。一旁的鸡蛋仔看着池老妈子咬着笔头写菜谱,过来插了一嘴。

 

“诶震哥,你说师哥有没有可能是乳糖不耐症啊。”

 

“乳糖不耐症?”

 

“啊,对啊。”鸡蛋仔打开手机搜给他看:“看看啊,人家说的,乳糖不耐症的人对牛奶特别不适应,有的喝了胀肚子,有的喝了不消化,有的连一瓶都喝不完。你看师哥从来都不喝牛奶,这一喝就不舒服,是不是有可能也是因为这个?”

 

池震转转眼珠子,表扬鸡蛋仔:“可以啊,有出息了能帮忙了,哪天我来给你师哥试试看,要是真乳糖不耐,以后就不让他乱喝牛奶了。”

 

这天,陆离吃了妈妈做的午饭,被池震盯着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躺了一会儿,下午的阳光轻轻地淌进屋子里,陆离睁开眼,透过窗户看到外面风轻云淡,心情也跟着好起来。池震正巧开门进来,手里端着一杯牛奶。

 

“醒啦,今天睡得不错啊。”

 

“嗯,没做梦也没提前醒。”陆离承认道,池震显得很高兴,把那杯牛奶递给陆离:“那是我这个监护人工作做得好,听话把牛奶喝了,刚热好,下午有力气干活。”

 

陆离不疑有他,咕嘟咕嘟喝到一半就不肯喝了,嘴边沾了一圈奶胡子,把杯子还给池震。

 

“不喝了?这还有点呢。”

 

陆离摇摇头:“有点撑,喝不下了。”池震心里有了谱,把剩下那点牛奶喝光,拿纸巾给陆离擦嘴,顺便偷个香,脚底抹油地跑了。

 

一整个下午,池震都在自己的小桌子上趴着给陆离发微信,哼哼唧唧没个正经话,陆离被他弄得又烦又甜,谁不喜欢一个张弛有度撩完就跑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还特别疼你的男朋友呢。

 

差不多四点多的时候,陆离发来一条消息。

 

——池震,我又不消化了

 

池震从椅子上跳起来,接了杯热水就往人办公室里冲,陆离皱着脸坐在椅子里,手揉着自己的胃。

 

“怎么又不消化啦,快快把热水喝了。”池震挺心疼的,没事干测大宝贝儿是不是乳糖不耐症干嘛,脑子被门夹了吧,都怪鸡蛋仔。

 

陆离打了几个酸酸的嗝,喝了热水也不见好,苦着脸难得朝池震撒娇,勾着人的手指不让人走,黏黏糊糊地哼唧。

 

“还有半个小时下班,你就呆这儿吧,我不舒服。”

 

“行行行,我就坐你旁边成不?”

 

“嗯。”

 

陆离时不时打个酸嗝,一打嗝就去蹭池震的脖子,嘴巴咂着嫌弃那个酸劲儿。

 

“媳妇儿,我看你是不是有那个乳糖不耐症啊。”池震摸着陆离的耳垂说,陆离抬头疑惑地看着他。

 

“乳糖不耐症?”池震点点头,陆离想了一会儿,恍然大悟。

 

“有可能啊,一诺也不太能喝牛奶,小时候还好,长大了越来越不能喝,她妈还怕她长不高愁了好久呢,说不定就是遗传我。”

 

陆离说着又打了嗝,气恼地倒在池震怀里说:“我以后都不要喝牛奶了,难过死了。”

 

“不喝了不喝了,”池震满足地抱了抱陆离,伸手拿起旁边的保温杯:“以后咱就喝这个,我看那些个节目里好多医生都说要几个材料加一块儿喝了好,你看啊我特地给你放了降火的菊花,这火气下去了以后晚上还能助眠,你看多好。”

 

池震絮絮叨叨的跟推销员似的,陆离一把捂住他的嘴,亲了亲挡在中间的手背。

 

“闭嘴吧,不喝奶了以后喝你。”

 

好的,行叭,池保姆举双手双脚赞成。


评论(12)
热度(460)

© 卷毛小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