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糖专业户

【Tin x Can】焦糖玛奇朵和蜜桃水果茶

TinCan小伙伴来聊聊啊


球评论咩


——————————————


Tin晚上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在一片树林中,阳光淡淡地洒在地上,有微风吹过。周围静悄悄的,偶尔有不知名的鸟叫。脚下的路不难走,他很快就走到了一片空地中,远方好像有轻轻的声音传来,Tin转身望过去,却被一个大大的桃子压在了肚子上。

 

然后他就醒了。

 

Tin的脑子还迷迷糊糊的,这个梦太奇特了,他花了一点时间适应房间里的光线。好亮,是昨天晚上忘记拉窗帘了么?突然,被子里有什么东西在蠕动,Tin这才感觉到身上有不正常的重量。掀开被子一看,一颗圆圆的脑袋正在他胸口磨蹭。

 

啊,是Can,这小子睡觉不喜欢拉窗帘,都是他干的。

 

Can的睡相其实很好,不磨牙不打呼噜不流口水,只是喜欢缠人。有时候是手脚并用地像考拉抱树一样环着Tin,有时候就像现在,趴在大少爷胸口做美梦。

 

Tin不想吵醒Can,他把头往旁边稍微扭了一点,轻轻地把对方的脑袋挪了挪,这样能看清楚足球少年的脸。这家伙到底几岁啊,长着一张嫩嫩的娃娃脸,吃饭的时候脸颊一鼓一鼓的像仓鼠,眼睛没有多大,但是生气起来瞪人的时候特别有精神。哦,还有看到美食的时候。

 

Tin饶有兴趣地看着Can,屋子里的空气特别好,入秋了,温度也慢慢降了下来,清晨有一点点风飘过,什么都很安静。Can好像梦到了特别开心的事情,两条细胳膊紧紧抱住Tin,脸也在大少爷的胸口一直磨蹭,一会儿转向左边一会儿转向右边。Tin看他动来动去的,忍不住在人发旋那里亲了一口,伸手挠了挠小子的下巴。

 

手感挺好。

 

“唔······”

 

要醒了,Tin正等着呢。

 

Can正在梦自己和球队拿了第一名,然后莫名其妙就被一阵痒痒的感觉弄醒了。

 

“啊是谁这么讨厌不让人好好睡觉,被我抓到了把你眼珠揍出来。”Can气愤地嘟嘟囔囔,又把脸在舒服的“枕头”上蹭了蹭。

 

Tin闷闷地笑了起来,Can也感觉到这个枕头好像有点不太对劲。他勉强抬起头看了看,正碰上Tin弯着的眼睛。

 

“嗷,这么早就醒啦。”

 

Tin眨眨眼:“已经七点多了。”

 

Can啪地躺回去,在Tin身上寻找更舒服的位置,抱怨地说:“又不上课,睡到中午也可以啦,再睡一会儿再睡一会儿。”

 

Tin不理他,去摸小子的脸,揉他的头发,掐他的腰。Can被弄得不耐烦了,爬起来在大少爷嘴上啵啵亲了两口:“你乖一点,我要睡觉。”

 

大少爷不好伺候,大少爷要再亲几次。

 

Tin把躺下去的Can抓回来,翻过身压住,结结实实地亲回去。先轻轻地点两下,然后咬住嘴唇磨一磨,Can觉得有点痛,张口就要骂人,正好让大少爷的舌头探进去。Tin的接吻技术不知道哪里学来的,每次Can都被亲得大脑缺氧。大少爷不亲够本才不会放人,直到Can的小肉爪轻轻地拍打他的胸口,Tin才放过小子。

 

Can本来就没睡醒,又被Tin搅得脑子一塌糊涂,过了好一会儿才清醒。他恨恨地盯着Tin,用力把人掀回去,拉过被子将两个人盖住。

 

“睡觉!”

 

 

 

今天Tin答应陪Can去买衣服,可能因为这小子踢足球的关系,都已经上大学了还在长高,不过再怎么长也不会比大少爷高了。

 

Can从坐上车开始就念叨自己想要买什么衣服:“夏天的衣服都穿旧了,反正到了换季应该能买到很多吧。哎呀天气变冷了,我的长袖衫不够,是不是得多买几件?”

 

“干脆全部换新的吧。”Tin提议道。

 

Can假装害羞地笑:“那怎么好意思呢Tin少爷,多让你破费呀。”

 

Tin看他转头憋笑的样子,心里痒痒,一边开车一边去揉Can的头发,惹得小子叽哇乱叫。

 

两个男孩子逛街不会花多少时间,Tin从Can手里拿下好多奇奇怪怪审美的衣服,重新换上了正常的。

 

“刚才那件多好看啊为什么不给我买!”Can吸着自己的水果茶抗议。Tin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你要穿着粘了孔雀毛的衣服去给你们院长那个老古板看吗?他说不定会把你扔到操场跑十圈,而且是光着上身。”

 

Can马上闭嘴了,他们院长出了名的铁公鸡老学究,被他抓到自己有一点点出格行为可是要命的。

 

大少爷带着Can把周边的商店都逛了一圈,手里都拿不下了。Can这才发现Tin拎着的袋子全是自己的东西,他有点不好意思,拉起Tin的手。

 

“??干嘛??”

 

“小爷带你去花钱。”

 

Tin现在像个模特似的站在店里,任由Can把衣服一件一件往他身上比,大少爷都能听到旁边女店员凑在一起小声地八卦。不过他不是很在意,看着Can迈着小短腿跑来跑去真有意思。Can选了很久,总算挑中了一款新上的针织衫,软软的料子摸起来特别舒服。他拿起来在Tin身上比了比。

 

“不错不错,你拿去试试看。”

 

难得大少爷一句嫌弃也没,转身就去了试衣间。Can接着在店里逛,不一会儿,Tin打开试衣间的门,身上衣服竟然还没换,他朝Can招招手。

 

“干嘛?大少爷难道连换衣服也不会吗?”

 

“你过来,这个衣服有点奇怪。”

 

Can满脑子问号,但还是乖乖地进了试衣间。

 

“干嘛呀,这衣服不是挺好的吗,哪里奇怪了,我看就是你这大少爷太娇气。”

Tin不理他叽叽咕咕的抱怨,嗑哒一声把门锁上,唰地把上衣脱掉,露出宽阔的肩膀和腹肌,然后一动不动地盯着Can。

 

“······你把我骗进来就是为了看你身材好吗!!!臭流氓看我不揍得你牙都飞出来!!!!”

 

门外的店员只听到里面一阵怒吼,然后就瞬间没声音了。正当她们商量着是不是要叫保安的时候,门开了,个子矮一点的那个眼睛红红的,脸也红红,高个子的则毫无表情,把衣服往收银处一放:“买了。”

 

回家路上,Can毫不客气地抢过Tin的那杯焦糖玛奇朵一口喝光,再拿起自己那杯蜜桃水果茶慢慢吸。

 

“流氓,大流氓,臭流氓,还骗小爷,我要喝光你所有的饮料,把你所有的东西都吃光。”

 

正巧碰上红灯,Tin猛地把自己凑到Can面前,吐出的气息里还有焦糖玛奇朵的香味,和Can的水果茶缠在一起。

 

“你想试试在这里被我亲吗?”

 

摇头,请你好好开车, 大少爷。

 

结果当然还是被亲了。

 

“想拒绝我,没门。”


2018-09-09 不期而爱 .  Tincan .  Tin .  Can . 
评论(34)
热度(738)

© 卷毛小喵 | Powered by LOFTER